刘丰老师解读中华神话的高维智慧——神话·文化·文明

刘丰老师解读中华神话的高维智慧——神话·文化·文明

一、“中华”的文字寓意

整体宇宙与一切存在

今天跟大家一起来探讨中华神话的高维智慧,即神话·文化·文明的背后。

首先我们讲一下“中华文化”中“中华”这两个字怎么来的。我跟傅景华老师交流中华甲骨文,傅景华老师对中国中华文字的来源认知,已经跳出了单单甲骨文的角度,虽然最先文字因为被记录在骨片上,而称之为甲骨文。但是甲骨文只是一个相。甲骨文从哪来的?

刘丰老师解读中华神话的高维智慧——神话·文化·文明

根据傅景华老师研究认为,当时在人神共治时代,那些可以通达高维的人被称之为“真人”,真是N维(N趋于无穷大),才是真,到N-1维就是投影的像了。从N-1维往下全是投影的像,所以“真人“是能够通透的跟宇宙智慧通天彻地的生命。后来傅锦华老师干脆不把他叫”真人”了,叫”真”,用一个“真”来代表这样的生命,这样的智慧!所以他把甲骨文称之为“中华真文”。真文来自于“一真法界”,来自于宇宙顶级智慧,他把范畴给扩展到这个境界。

    它怎么来的呢?

    这就要说到整个宇宙空间结构,所有纵向存在全是投影关系。所谓纵向,是在维度不断提升的方向上;所谓横向,是在同一个维度关系上。同一个维度的能量关系,是能量波叠加关系。从一个简单的单一能量波开始,跟另外一个同频能量产生同频叠加的时候,它们就会产生同频共振的干涉现象。这个时候会形成能量的最基本结构。这种结构的再持续的递增、持续的叠加,就构成了这一个层次空间里所有的万事万物。

    纵向是投影,横向是能量叠加,在纵横能量关系里面,我们很容易去了解,中华文化的本质在描述这些东西时,是不可或缺的,而且是最本质的这些描述都蕴藏在里边了。首先在道德经里面讲到的“失道而后德,失德而后仁,失仁而后义,失义而后礼”,表达的是一个纵向关系,是从上往下,从N维到N-1维……到四维,再到三维,是整个能量从上往下的关联。 

高处决定了投影源,而低处就是投影的像。纵向的投影关系,在《道德经》里面说得非常的清晰。《道德经》另外一篇里面,讲到了“人法地、地法天、天法道、道法自然”,讲的恰好也是这个关系——“人法地”是三维,“地法天”是四维,“天法道”是高维,“道法自然”是N维(N趋于无穷大。它反映的是求同存异、求同尊异、归同了异到无同无异的从下往上的一个纵向描述。

在横向能量的描述里面,《易经》有非常精彩的描述。一个能量波是一条龙,到两个能量波叠加产生四象五行,到三个能量波产生八卦,到六十四卦产生了一切存在的基本能量分布。把能量从一个无形的单一能量波,到形成结构的两个能量波的作用,到呈现现实的像,到三个能量波的结构表达清楚,找到了时空宇宙里面在任何一个中间层次,所有事物发生的最基本的规律,也就是横向能量分布规律,这就是中华文化所建立的空间格局。

这个格局在整个中华文化的文字里面用一个字把它全部包括了——太阳的“太”。这个“大”就是N维N趋于无穷大,这个“、”是零维,一个是其大无外,一个是其小无内。

在建构起这样的文化背景下,我们再去研究中华文化的所有的呈现,都跟宇宙终极的投影源有关,也都跟宇宙所有存在最初始的开始有关,也就是第一个正弦波。这样我们才能理解中华文化起源的本质。 

刘丰老师解读中华神话的高维智慧——神话·文化·文明

傅景华老师

    在这个结构里面,再去理解傅景华老师对中华真文的研究,就会发现非常科学。他说中华真文是“符文”,“符”是高维的能量结构在我们三维空间投影出来的像,而符的本质是高维能量结构。这个能量结构决定了呈现的事物的属性。它既投影出了一个有形的空间物质形状,同时又投影出了一个,跟能量结构相应的一个文字像,一个图形,这是“符”。所以,“符”和我们现实的呈现,用不同的形式共同表达了空间能量结构,所以我们知道中国文字来自于空间的能量结构,来自于对高维能量结构的表达。 

    傅景华老师研究到了一个什么境界呢?

他研究到了所有的中华文字(中华真文/符文),都是由八个最基本的能量结构组合和变形构成,就是所谓的八个基本符。这八个基本符以不同的形式的叠加,构成了中华“符文”,也就是中华真文。由此衍生出来了我们后来的文字。这样我们就可以通过中华真文/符文,上推到文字所要表达的时空能量的意义。

傅景华老师有一个很棒的本事,拿来任何一个甲骨文,可能他从来没有见过,他都可以通过基本“符”的组合结构去了解“符文”,或者说甲骨文所要表达的是什么意思。这一点非常精妙!他已经不是从考古的表层的组合概念去想,也不是从象形的角度去讲,因为象形这个东西在现实里面,还不是从投影源看到的,是从一个形上看到的。当你能够从这个形,理解到它投影源里的能量结构,才能真正理解它蕴含着什么样的高维信息。

说这一段,就是要解释“中华”这两个字。在中华真文里面“中”是一个圈,加一竖,这恰好是由两个基本符构成的。(这八个基本‘符’我不详细展开,但是遇到的我们可以介绍一下。)

第一个“符”是“一横”,叫显化,一切的显化用这一横表达。我们从两个角度去理解显化。

一横,在我们老祖宗有句话叫一画开天。这一横没有出现的时候,什么都没有,没有显化。当把这一横一拉开的时候,这一切开始显化,所以这叫一画开天,大家能够理解的。

    从另外一个空间的能量结构来解释,大家注意“、”是零维,零维是不显的,因为它其小无内,不会显。虽然会画出这一点,但只要你画出来,它就不是零维,只要看到了它,就不是零维,为什么呢?因为把它一放大,就发现这一点它是占空间的,而质点零维是不占任何空间的,可以无限的缩小,无限的进入,其小无内,只要在任何一个有限空间它显化了,它在空间就占有一定的空间了。在微观的世界里面,可以无限地放大,但是零维可以无穷无尽地往内小,看不见的。但是当出现另外一个“、”零维的时候,只要这两个点不是重合的,只要中间有分开的距离,产生了分别。只要一有分别,这两个点的连线表达的就是分别,这就是显化。只要有分别就有显化,没有分别是没有显化的。

我们就了解第一个符:一横,它表达的就是显化。

第二个符“一竖”,在中华的“中”里面用到了这个“符“,这一竖叫什么呢?叫“通延”,上通下延。我们在现实中看到的所有竖的表达,都有一个上下的贯通的概念,但实际在更大的空间格局里面,这一竖所表达的是N维(N趋于无穷大)和三维,甚至到零维整个的一个关联,指的纵向概念,所以“一横一竖”,横代表宇、竖代表宙,所以它就是宇宙,十字架整个代表对宇宙最简单的表达。

    古代人用三维理解的宇宙,认为“宇”是四维八方,“宙”是古往今来。为什么这么表达?因为在三维人的意识里面存在着时间是常量的概念,同时存在着上下左右前后、四维八方的概念。四面八方的概念特点是建构在我们三维认知基础之上的。笛卡尔坐标系统里面就知道,完全通过二维三维就可以表达了,三个变量方向就可以了,是一个立方空间。在立方空间里面构成了三维的整个空间表达。在代数系统里面到第四维,时间是变量,就出现第四个变量,老祖宗实际对第四个变量用时间来表达时,古往今来讲的就是时间,基于三维人来讲,只能理解时间是常量的状态,无法理解时间是变量的状态。 所以时间轴古往今来被称之为“宙”,其实比第四维再高一维的五维,我们可以用一个通俗的逻辑延伸的概念帮助我们理解,三维的时间是时间,四维的时间是五维的。成为第五个变量出现时是四维的时间;第六个变量出现的时候是五维的时间。如果这么理解我们就知道了,维度是“宙”,所以我们就理解了宇宙这个概念。

为什么要解释这一个?因为这一竖的概念,中华的“中”的这一竖。

中华的中的方块在古代的甲骨文里面它是个“圆”,它是个圆运动,宇宙中的所有运动的基本运动方式都是圆运动。 圆运动在三维空间会理解是一个质点绕着中心转的概念,不仅如此,包括了两部分,一个叫“环”,一个叫“转”,所有的运动可以围绕一个零维质点整体产生圆运动,中间其它另外一个点跟这一点的关系是一个“环”,整个空间产生的是扭转,所以叫做“环转”,

中华的“中”是由环转运动和宙的表达,高维的表达,意味着什么?

首先,环转运动,圆运动是所有一切运动最基本的运动方式。这个宇宙中所有运动,都是环转运动的一部分。把运动化解到最简单的时候,很多人说直线运动怎么理解?所谓的运动只要我们能看到的直线运动或者体验到的直线运动都是更大的环转运动中的一部分,这是闫赤元老师借用圆运动的基础理论体系创造了一套数学模型,用这个数学模型创造了一套新的数学框架,能解决很多现在的数学逻辑解决起来难度比较大的问题。他基于最基本的运动方式环转运动、圆运动。

中华的字表达了它是宇宙空间最基本的存在运动方式和宇宙多维能量存在之间的关联,表达的是整个宇宙一切存在运动关系。

    “华”字很复杂,我们没有时间拆解华字基本符的逻辑,可以给出傅景华老师的基本结论,是整个N维(N趋于无穷大)宇宙空间的一切存在。这也理解了,为什么佛教对整个宇宙空间所有存在的表达用“华严世界”。《华严经》实际上讲整个宇宙空间的一切存在。

“中华”这两个字表达的是整个宇宙空间的一切存在和动变规律,这样才能理解什么是中华。对这个文字理解以后,我们才能够了解中华神话的空间范畴和格局。

我们建立起这样的空间范畴和格局,再去研究什么是神话,何为神话?

刘丰老师解读中华神话的高维智慧——神话·文化·文明

二、何为“神话”?

高维信息的三维表达

“神”是什么?神是唯一的,为什么是唯一的。真正究竟的神是一切的造物,一切的创造者。什么东西属于一切的创造这个概念呢?只有N维(N趋于无穷大),才符合一切的创造之源,因为是一切的投影源,所有的一切空间存在都是源自于N维(N趋于无穷大)这个顶级,但是这个顶级在人类的所有描述里面都只是对它的描述趋向,所以是N维(N趋于无穷大),无限趋近,但跟本质之间永远是有差异的,这也就是“道可道,非常道”,说出来就不是了,叫做“言语道断”。

所以神指的是N维(N趋于无穷大),是唯一的。只有N维(N趋于无穷大)才是唯一的,到N-1维就有无穷多个。只要不是N维(N趋于无穷大),就不是唯一。

这个“神话”指的是来自于整个宇宙的最高境界的信息,是高维信息的三维表达。但是,很多高维信息,来自四维、五维…的信息,如果不知道这些表达背后都有它的投影源,就没有办法悟出究竟的含义是什么。在中国传承下来的神话都可以直指到通透的宇宙智慧,这样才称之为“神话”。

我们在描述“神仙”的时候,往往把高维的都说成是神,各种神,这个神、那个神,但是这些神的背后有一个统一的“神”,就是基督教里面讲到的“神是唯一的”。神的描述在文字层面里可以理解在不同的层面一种呈现,但到究竟层面上,到最终层面上是合一的。神话指的是高维信息在三维的表达。这种表达对三维人来讲,必须呈现出有形、有相、拟人的表达方式,三维人才真正跟自己产生关联接受。

如果不表达成三维的有形有相的形式,那种对高维感悟的随机性,会有无穷多个表达方式,能够记录下来的表达方式构成了文物,历史传承里传承出了对高维能量的表达方式,这就是我们所讲到的所谓文化。要表达的是在高维空间的能量结构。高维空间的能量结构就是所谓的“文”,我们可以说“干涉条纹”,因为干涉是能量相互作用,才形成有可能呈现的结构属性,这就是“像”,我们现在讲的“像”是高维空间能量结构的相。

这个“像”在三维空间投影出来的呈现可以是大象的“象”,也可以是相片的“相”,大象的“象”,投影假字可以把三维和高维一体化,都说成是大象的“象”。“像”明显是三维的图像。

对文字的解释,帮助我们理解东方智慧,就是中华文化系统,它们里里面“文化”和“神话”的关联。

神话本身就是文化的一种呈现文所在的境界被称之为文明。因为“明”背后的反义是“无明”,无明是认知障碍,因为有了中间层次的认知,对更高境界的认知就被障碍了,叫“无明”,“明”是破除障碍进入更高的维度,叫“明明德”。“德”是空间维度。“明明德”指的是不断提升维度,是“玄之又玄,众妙之门”。玄也是维度的概念,获得的妙有的前提,是要不断的提升维度,提升维度就可以得到更高境界的“明”——明知、明德。

这样就了解了,神话是来自于高维信息,从更高维度投影到这个空间里面来的显现的一种表达,用神话的方式表达

刘丰老师解读中华神话的高维智慧——神话·文化·文明

三、解读中华神话

站在不同的维度领悟到不同境界的智慧

佛经系统里也表达了很多类似的神话,因为有很多的内容在里面,包括基督教《圣经》里都有这些表达高维信息的,只是跟三维人连接的程度不一样。

而中华的神话跟三维的“形”,“人”有连接,但“意”站在三维逻辑上解释不通,三维人很难按三维的逻辑,去理解这些三维神话描述的事情,造成了纯粹在三维认知状态的人,无法从神话的表象,去真正领悟神话的内涵。

就象美国哈佛大学的教授理解到了一个很深层的共性的东西——抗争,那是因为从下往上看。把这些事情列起来,按照三维人对立的意识看,这种解读在这个层面上确实有道理。但是更深层的超越三维以后再去看这些神话背后想要表达的,站在不同的维度,你会领悟到一些新的境界。这才是中华神话更深层的含义。

如果我们对更深层的含义无法更深度的理解,坦率地说,西方教授理解达到的层面,对现实人对中华文化的接纳理解,已经很说明问题,很到位了。但是会让现实人对中华民族产生某一种误解,觉得这个民族就是好斗,与天斗、与地斗、与人斗,没有外面对手就内斗,会解读成这样。虽然不这么说,但是很多人容易想成这样,很多人站在三维逻辑以为就是这样。

东方智慧里说出本质的东西,跟高维能量之间关联的问题,很多人无法理解,这“斗”到底是跟谁斗? 站在更高的维度上,这个所谓的“斗”,理解成是跟自己内在的认知障碍斗,是对自己所有的不同维度上的认知障碍的颠覆与超越。

这个“斗”在伊斯兰深层教义里叫“圣战”——“圣”是高维的意思,“圣战”是高维空间发生的战斗。高维空间在每一个生命内在,根本不在外面。中国人所谓的斗也是发生在高维,发生在自己内在。

自己内在的所谓的争斗有两种方向,一个是横向的博弈,在内在的纠缠;一个是纵向的提升,是颠覆。生命真正的意义在于纵向的提升,但是投影到横向看到的却是横向的能量对立关系,所以,延伸出现实生命、人类历史方方面面所呈现的博弈、对立。

如果在博弈对立的任何一方,都被能量关系障碍在这个层次了,没有办法真正的提升,执着在抗争跟博弈的关系里,会让我们在这个层面的能量不断在这里转化,不断在这里面拆东墙补西墙,障碍了纵向提升的可能。只有当领悟到任何一个层次能量达到一种和谐的互动状态,和谐的存在状态,才为纵向提升创造了充分且必要条件,只要有一种对立在,一定被这个对立牢牢困在对立所在的空间境界上,这样的理解就超越了一个横向的博弈关系,从而走到纵向的不断跟自己内在的无明、认知障碍抗争、颠覆、超越,这么一种所谓的“圣战”境界上,这个过程叫消业

    东方智慧的整体不是在与天斗、与地斗和与人斗,它是个相。战天斗地的逻辑投射到更高维度看,实际上跟自己心性中那些障碍去战斗。只要在心性中有执着、有障碍,就统统称之为魔,即心魔——障碍我们获得智慧的这些就是心魔,任何一个层次的固着的认知,对我们来说就是魔障,《楞严经》五十阴魔讲的全是这个。这样,我们一下子就理解了,中华文化站在不同维度领悟到的不同境界的智慧。

刘丰老师解读中华神话的高维智慧——神话·文化·文明

开篇举的那些例子,愚公移山、精卫填海等等,用生命去超越、战胜内在认知的障碍,这是生命的本质,是提升生命维度的过程。背后支撑的是什么?是彻底的相信生命内在本自具足,也就是内在是高维。内在的高维智慧对每一个生命来讲是本自具足的。当你有回归本自具足的大愿的时候,中间所有层次上的认知都必须被超越。三维空间所能看到的所谓的“冲突、“障碍”,其实都是自己提升的功课。

因为内在是本自具足的,简简单单从三维逻辑认为我们在三维逻辑上可解释的事情才是合理的,那些因高维认知产生的障碍,就永远无法突破,神话里借用在三维逻辑上无法理解的事例告诉我们一句话:只要呈现都是障碍。你只要执着于这个呈现都是障碍。把一些我们能看到的现象和我们对这个现象的空间格局的理解当成障碍把它全部超越。才有这一系列神话里,这些不可思议的呈现

这些告诉我们,第一和自己内在源头里对认知的执着,去斗、抗争、这是在消业,抗争跟斗是要有智慧的,是彻底的颠覆认知。我们的认知,比如太阳是什么?就能在太阳更高的境界告诉我们,那个认知是可以被超越的。山在我们的意识之中是什么?也告诉我们在更高的空间维度看这件事是小事情了,就像人看蚂蚁的世界,蚂蚁认为不可能的事情,在人的眼里面没什么大事。

但是现实人建构起的三维认知结构,障碍了人们获得高维智慧,佛教称之为“阎浮提刚强众生”。什么是刚强?这个“刚强”就是认为时间是常量,把时间当成常量的认知是三维人的死穴,这个死穴不去超越就牢牢困在三维的六道轮回里面了。在时间是常量里,无数次在这里投影——所谓“转世”。什么时候才能从有限的空间格局里解脱出来,从心灵的牢狱中“越狱”?就是觉醒,真正的觉醒!当你觉醒的时候才发现,原来所有三维认知的假象把我们困在了不自由、不自在的生命状态,这里受的所有的苦都在提醒我们需要“越狱”。

这个层面上我们去理解作为三维生命在更高维度面前的渺小,宇宙空间也给我们示显了,就像人和蚂蚁,就是这么简单。蚂蚁认知系统是二维主导的,虽然立体的看蚂蚁也是三维存在,但是它的意识、它的知能、体能基本限制在二维状态里。人从更大的空间里看,一般人也是在二维的平面行为,但是人可以站立起来,整个骨架脊梁被称之为“龙骨”。其它动物的脊椎是平着的。人是站立的,告诉我们人可以纵向提升,动物只能在横向的空间里运动。认知系统建构了这个概念。龙就是正弦波的图腾,立起来的正弦波给了我们纵向提升的机会和可能性。

如果我们执着在三维的认知系统里面,刚强地以三维的认知作为一切认知的基础,这时候我们生命的实践活动就被限制在三维了。

实践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但是三维实践检验三维真理,高维实践检验高维真理,只会三维实践不会高维实践,要检验高维真理是妄想。在三维实践总结出大量的知识和经验,不断强化人类的三维认知,不断固化人的三维逻辑,这种逻辑的强悍,使得大部分人超越这种三维认知的困难不断的加大,一层一层的障碍在纵向方向上。

即便是人往上提升,也支撑在三维逻辑上,包括我们现在建立的科学技术,甚至现在的虚拟空间,也是靠三维的电脑系统来支撑,是靠人类的科技发展到一定程度硬件来支撑的。但是他们不知道,软件已经撕开了三维和高维的连接。曾几何时,还认为硬件才是科技发展的核心要义,我们发现软件比硬件更有意义,软件在虚拟空间里创造的能量场,甚至可以把硬件给搞死,可以驾驭和左右硬件。人类开始突破狭隘的三维认知,但还是基于三维基础去呈现它的存在,离开电脑,软件还是没法儿运行,这种依赖无法达到实质性的突破,实质性的突破是不依赖任何的物质存在,

投影的像和投影源之间的本质关系,是投影源决定投影的像,物质不过是能量投影在这个空间,聚合形成相对稳定的能量的相而已。理解到这一点,才能从投影源里化解一切存在的可能性,才能从三维固化的逻辑思维跳到一种虚拟,甚至超越虚拟的,从上往下认知宇宙的境界,这是东方智慧、中华智慧的精髓所在,不是脱离现实,是从上往下,从迷宫的上面看懂现实存在一切的关系。而且不需要去了解在一个层面上能量叠加有如此之复杂,蚂蚁洞整得多复杂,人一点都不关心!

站在更大的空间格局上看懂本质以后,对宇宙投影相之间,各个投影层次,投影源和相之间的关联很清晰,了了分明。知道投影源才有意义,投影的相是局部表达而已。并不忙于否定任何一个相,可以接纳所有的投影相,用不着批判任何一个相,也犯不着评判任何一个相。研究哪个蚂蚁洞设计的更好,更合理,跟人一点关系都没有,但是接受它,包容它,不跟它一般见识,这才是更高智慧上对整个时空的全然的领悟。

刘丰老师解读中华神话的高维智慧——神话·文化·文明

四、盲人摸象的局限

从下往上的解读可能产生的误读和误解

东方智慧、中华文化是建构在天人合一的逻辑系统上。天人合一指的是N维(N趋于无穷大)的宇宙空间,是内外宇宙空间无穷比无穷所呈现的宇宙空间境界。无穷大比无穷大=1,3比无穷大是0,4比无穷大也是0,任何有限数比无穷大都是零,只有无穷大比无穷大才是1,内外完整合一的时候,也就是在投影源和投影出来的相全是N维(N趋于无穷大),这才叫真正的合一。真正的东方智慧的天人合一!

建立起这样的天人合一的概念时,整个宇宙的完整性,在中华文化系统里表达的如此之简单,只有在这个境界上,才能真正实行无同无异的“道法自然”。

现实三维里的人,对整个宇宙空间事物的理解,相当于盲人摸象。不用展开谁都知道盲人摸象怎么回事儿,从下往上的解读每一个层次都可能产生误读和误解,宇宙的真理本来就在,是我们发现。如果是从下往上发现,你永远在发现过程中处于一个极度渺小的状态。

东方智慧告诉我们,那个N维(N趋于无穷大)宇宙智慧,跟你的生命是一体的,而且是全息的,而且是一一对应的。它的内在规律和整个规律体系是一体的,所有的规律在任何的局部全有,宇宙是全息的。天人合一和道法自然把宇宙全息系统的概念,以中华智慧的形式传递给人类,这时候我们看所有的事物,完全可以直接跳到迷宫上面去,从高维空间读懂、驾驭,也就是睁开眼睛看整个的相。

按照这个逻辑去理解中华的神话,才能读懂神话背后对整个中华文明格局的表达。

刘丰老师解读中华神话的高维智慧——神话·文化·文明

五、中华文化自信的基础

全面了解和领悟中华文明的高维境界

我们建立文化自信的基础,是全面了解和领悟中华文明的高维境界。不全面的了解和领悟中华文明的高维境界,谈文化自信都是很局限的,

因为在“文的化显”方面,有无穷多种显化。不同的文明系统在现实的化显是分别的,这就出现了不同族群文化之间的差异。去强调这些差异一点意义都没有,因为本来就在,怎么去说差异都可以,就像中文和英文本来就有差异。当你能够读懂读透,了解它们共同描述的事物本质属性的时候,才能找到它们相同的部分里面,真正更高境界里,它们共同表达的是什么东西。从而产生文化自信。

在现代时空格局里,不但能够看到我们的文化无限的包容,和在整体宇宙所有的空间存在最具包容性。表达时,这时候我们就能读懂其他文化、文明他们所拥有的智慧,他们的文化存在的意义和价值。所呈现的是我们这个文化的最核心的属性,就是无限的包容

这个时空里面什么东西更合理?哪一种系统更合理,更具有包容性的系统才更合理、更合道,不是某一个理论自洽,逻辑有多么完善,所有的理论都可以自洽,都可以完善,站在整个宇宙空间格局里面说“法法通道、术术含道”,没有站在足够高的境界,读每一个系统用什么评判,没有统一的尺度进行评判。只有在这些系统里找相同的东西,才跟道,跟究竟智慧之间的关联。只有分别一定不在究竟层,当了解到东方智慧、中华文化无分别、无条件的包容时,建立起来的文化自信才有了基础。

刘丰老师解读中华神话的高维智慧——神话·文化·文明

六、彻悟宇宙智慧

读懂悟到每一个神话中与道的内在关联

彻悟宇宙智慧的生命,就是读懂,悟到每一个神话中与道的关联,借神话悟道,进而可以推演到现实,借所有的存在悟道。我们用三维的逻辑根本认为它是完全无稽之谈的事情,完全不可能实现的事情,里面包含着深刻的道,包含着跟宇宙终极智慧的关联。

由此衍生出现实中的人、事、物,所有有形的呈现都是通道的。而中华智慧的表达,让人们想到的三维认知不可超越的中华神话,把它们超越的本质,是从另一个角度告诉每一个生命内在本自具足,告诉每一个生命的内在与神同在,告诉每一个生命的内在所有呈现都是可以超越的,都是投影的假象。

告诉我们,如果整个宇宙空间作为一个独立生命来讲,起心N维在无穷,站在天人合一的宇宙观看整体的宇宙,才能读懂时空里面所有,读懂我们以为不合理呈现发的内在的合理性。真正懂的一些时空存在合理性,真正做到求同尊异——在所有存在里寻找相同的道,尊重所有不同的表达都是帮助生命悟道的题目,才能知道所有一切最简单的存在以正弦波的形式、以一念的形式、以阴阳的形式、以龙的形式呈现最基本的存在。才能知道任何一个空间局部零维具足宇宙的所有信息和相互关系。

从中华的神话里启迪着我们最终极的宇宙生命智慧。

你不站在足够高的空间格局里去读这些神话,就读不透,就会有纠结。要不就会用神话吓唬人,要不当做笑话,要不然对它迷信,要不然对它否定。只有当我们站在足够的空间格局的时候,才能真正读懂每一个神化被唤醒内在智慧的作用是什么,只有这一件事有意义。

我们把它延伸到现实,现实中遇到的一切存在、一切人事物只有一个意义,就是唤醒我们的智慧。神话只是特例的表达。我们总在问自己——它是真的吗?看你问的时候在哪个格局上!如果你在任何中间格局上,那都不是真的。因为中间任何层次全是投影的相,那它究竟来自于哪儿?告诉你,来自N维(N趋于无穷大)——投影源,那个地方才是真的,那叫“一真法界”,那叫“不二”,真理是真的。

那个境界读真理的存在,才知道唯一存在的意义,唯一意义在于这种存在是内在自己的认知投影的。而所有的认知都是障碍,所有的存在是让我们觉察自己的认知是什么,从而有机会颠覆这个认知,超越这个认知,这就是西方教授看到的所谓的抗争。这种抗争不是横向的能量博弈关系、纠缠关系,而是超越。

站在这样一个逻辑系统里去了解,彻悟宇宙智慧的生命,才能够找到所有存在与道的内在关联,这叫做“法法通道、术术含道”。

如果我们明白,任何一个对立关系都是觉察自己的认知,超越这个对立,才能够从认知上,化解认知呈现的源头关系,颠覆认知障碍你会发现对立就不在了。

之所以对立,只是提醒我们,觉察对立背后的认知是什么。因为内在有了这种纠缠,所以就会投影出外在世界所有的对立呈现。

你说,本来世界存在就是对立统一的,是的!没有分别这个宇宙一切都不显化,一切显化的根源来自于分别,而对分别的执着产生了痛苦,产生了烦恼。

而痛苦和烦恼的唯一目的是让我们觉醒,让我们在觉醒的当下获得一种和内在高维能量产生的同频共振,这就是法喜——喜悦,幸福感的源泉,它不依赖于任何外在的相,但是可以化解任何一个外在的呈现。在内在持续提升的生命状态中,生命每一个当下的质量都是自在、喜悦的。

所以从这个角度,来看东方智慧这些神话在引导我们走向何方!

刘丰老师解读中华神话的高维智慧——神话·文化·文明

对于每一个神话的解读,我相信,在这方面有很多文化的专家。也有很多在不同的系统里,特别是中华传统,尤其道家系统里面修炼到一定境界的人,对每一个神话内在的解读都有很独到的地方。

像《封神榜》、《山海经》里面有大量神话的内容,它们表达的内涵实际在不同层次上理解都有更深层的意义,当然终极都是指向彻悟。每一种神话表达的特殊能量属性,有它特殊的功能,对治某一个方面的认知执着、认知障碍,它是不同的通向高维的生命指令,就像上山的指路的路标,在不同路上的路标有不一样,但同样指向的都是要上到山顶。

对于不同的神话的能量属性特征,对于每一个神话个体的解读,从三维层次到高维层次到最终解读的通道,有很多老师、先哲进行了这方面的研究。我们在未来也许有缘分请到对中华文化神话了解比较多,研究比较深的老师,可以做一些交流和对话。从而帮助我们从另外一个角度理解、领悟中华神话背后的意义。

当然这件事情可以发生在每一个人身上。当你遇到这个神话,看到这个神话,读到这个神话,你可以进入你自己的高维,问你自己——这个神话告诉我什么?你可能从一个神话悟出它的通道的途径,再延伸到现实的每一个当下。也许这个当下遇到的每一个问题,都有可能让自己全然的“jing”下来,创造高维实验条件。五个“jing”同时发生在你生命当下的时候,你也许可以问出一个属于你的通道的答案。

这件事情启发你怎么悟到了跟道之间的关联。只要你没有悟到跟生命本质的关联,就是还没有悟透,面对这道题的解就是“误解”。

在这个层面上,真正能够建构起这样的逻辑框架,对所有事物的领悟只有一个方向——跟道之间是怎么关联的,这叫“法法通道、术术含道”。

这时候人就不急于评判,也不急于批判了。批判评判一定有一个立场,有一把尺子,只要尺子是有形有刻度的,都是有限的。用有限的尺子丈量无限的宇宙,都会落入法执。

而只有在同一个系统里的评判才有意义。就相当于在同一个上山的路上,下一个台阶比这一个台阶高,这是很明显的,是正常的。所以可以评判出高低,但对于不同的上山的路来讲,互相之间的评判没有根本的意义。因为上到山顶时发现终极只有一个,只是选择的路径不一样而已。

这就是我们现在这个时空人类除了自我觉醒、共同觉醒,还要产生新的一轮智慧的融合——人类所有文化文明智慧的交响乐。

能够看到今天的多元时空里,信息高度重叠、密度高度呈现的时代,能够把人类所有的智慧、所有的文化表达全部变成自己领悟终极智慧的助缘,不把精力放在分别的比较上。因为一个小小的分别的比较,或者两个系统分别的比较,就可以浪费掉一个人的一生。

如果能把所有文化任何层次上的表达,只要遇到,都转化成自己领悟终极智慧的机缘,这一生提升的效率,每一个当下产生的喜悦。化干戈为玉帛,和所有存在的同频共振达到的自在的生命状态,随时都可以发生。这是真正的本质的生命质量的一种呈现。

建构起这样的文化自信,建构起这样的对整体人类文明、文化的全然包容与接纳,建构起这样在所有文化体系里获得滋养,这是一个生命智慧地选择,没有好没有坏,但它可以把高密度时空能量的每一个当下,都跟自己内在提升的自在和喜悦高度关联起来。

也就能读懂现实中遇到所有的人、事、物、包括各种灾难和我们自己内在提升之间的关联,进而超越有限的恐惧、有限的执着、有限的无明、有限的分别。

今年春节以来所有的课程、对话,其实说来说去,只有一个方向就是自我唤醒——持续的以自己内在智慧的提升,而投影出自己周边世界整体能量境界的提升。而不是想要让别人提升。因为别人是自己投影的,自己投影源到哪个境界,就会投影出这个世界综合意识能量在哪个境界上。

自己在哪个境界去读现实中的一切,就能读懂到自己所在的境界能理解到的、领悟到的层次。而所有的呈现都通道。不是有限的认知所能障碍的了的,或者有限的表达所能障碍的了的,但是只有自己的认知才是本质的障碍。

刘丰老师解读中华神话的高维智慧——神话·文化·文明

七、互动问答

提问1《孝经》讲“孝悌之至,通于神明,达于四海”,我们的心修的足够清静时是否可以通很多的神灵?

刘丰老师:首先我们从《孝经》讲,孝悌之至,特别重要。孝这个概念,从三维里面看是横向的能量关系,是祖先按照时间轴传递下来生命延续的来龙去脉的关联。真正的“孝悌之至,通于神明”,是纵向关系,理解到生命的来源是纵向投影来的,而横向这种祖先走到今天的关系只是对这种投影横向的表达,这种表达是让我们真正领悟到生命的纵向关系,这叫“之至”,纵向“通于神明”,横向就是“达于四海”。什么意思呢?只要你意识中想到的关系,你在这个空间里面都可以呈现。

一般人难以理解,但在更大的空间格局理解这件事一点不难。曾经有一些老师上课的时候,愿意跟同学们说——你跟他,他跟他,前世什么关系。整的学生们很嗨,发现了一个累世亲人啊,还有灵魂伴侣啊,好象发现了不得了的时空秘密。我就用一句话给大家讲,在这个世界上遇到任何人,说你跟他是任何的关系都不过分,都有可能。因为从零维局部空间来看,所有时空里的能量关系你内在全有,一个人说他是你的谁谁,怎么说都不过分。站在这个逻辑上就会超越这种关联。

孝的关系系统里,在人的横向的生命关系里面,所有事物之间都有本质的关联,可以用任意一种关系表达它。但是在局部关系现实三维空间,只有它表达的个体属性。在另外一个三维空间里这个个体属性会转化,会以另外一个相呈现出来。这个空间投影出是父子关系,另外一个空间可能是师生关系、可能兄妹关系,这一点都不过分。但这些东西意义不大。

真正的意义在于纵向,我们要了解所有横向关系的纵向关联。所有的纵向关联都是内在的能量关系,是缘分的“缘”。“通于神明”表达了纵向通于最高的投影源——神明,明就是不断破除无明达到的终极的神。“达于四海”横向空间里面全部是关联。你可以从零维任意一个质点任意建构逻辑,表达三维空间里完全不相干两件事之间关联。

所以没有任何的事情让你觉得奇怪,让你觉得不可思议,只要他说的出来,只要他想得到,都有存在的所谓意义所在。只是那个意义是他定义局部空间里的意义而已,时空合理性受他自己认知局限的决定。

    他说了一句话“足够清静”,什么叫足够?“足够”是不执于任何的中间认知——净,没有任何的空间能量纠缠——静,没有任何一个中间的东西被否定或者对终极智慧的障碍——敬,没有任何一个障碍不是以镜子的形式反照自己的认知——镜,没有任何一个环境或者境界停留在那里——境。这时候叫足够清静,可以通透所有的神灵,神是N维,灵是高维,所有的高维信息全部可以呈现,也就是万有。这就是空性的境界。

提问2 一个正弦波是一个太极,是万物至简态,无极是一个正弦波都没有的状态还是包含所有正弦波,所有太极的状态?一个正弦波波态是无极,一个正弦波粒子态是太极?

     刘丰老师:先说一个正弦波就是一个太极,是太极最简单的表达。太极既表达了存在,又表达了整个空间,因为太极的太字本身是空间的概念,大是N维N趋于无穷大,其大无外,点是零维,太极表达了空间的两极,极大和极小,又表达了最基本的存在。如果只理解到太极的某一个属性,还不够,所以并不仅仅只表达了一个正弦波,正弦波是一个什么呢?是任何存在的最基本模式,既是极小的又是极大的,所以是万物至简态。

  无极是当我们执于一念的时候,讲出来就离开了无极的境界,无极不是没有,它包括了所有的太极。一个正弦波态是无极,其实当本身说出这个正弦波,观到正弦波,就已经是无极中的一个表达了。所以无极包含了所有的表达。无极是不执于任何的有,恍兮惚兮的状态。

    一个正弦波的粒子态,是三个能量波才可以观测到的,一个能量波是看不见的,两个能量波内观而形成的能量结构,这个结构也是肉眼看不到的,我们说的粒子态是三维空间通过方式观测到的,只要是观测到的一定有第三个能量波的介入,有观测者的介入;到八卦的境界才会显形。在五行四象的境界已经形成了能量结构,形成了能量特征属性,但是不显形,只要显形会显示出各种的形;我们一切存在都有五行能量,都有四象能量,所以真正到粒子态一定跟观测者相关。量子物理的实验结果与实验人的意识相关,这个实验人就是第三个能量波发出者,而这第三个能量波才能够渲染出跟他的能量波同频的现实的显化。

提问3 如何看待古希腊罗马神话故事里面充斥的大量人性与欲望的故事,比如宙斯强抢欧罗巴,如何与神性关联?如何看待神话与真实历史的关系?

    刘丰:首先,第一我没有研究古希腊与罗马神话故事,我直接说。研究这些事应该跟一个对古希腊、罗马神话故事有一定研究深度的专家做交流,能够共振出关于罗马神话和故事比较究竟的解读,笼统的说一个故事对它的解读有各种层面的,但是我认为还是在现实层面,跟这方面的专家交流时产生真正的共振。我只能这么回答你了(笑)。

另外,神话和真实就是什么是真的问题了。至简原理有一句话“一切呈现投影重”,当我们知道宇宙空间的纵向存在都是投影关系,有一个前提一切都是假,都是投影的相,真实是N维N趋于无穷大,是投影源,只要说出来的全是假。

现实看到的一切,跟历史跟神话他们在真实性方面是等同的,都是相对的真,又都是相对的假,我们纠结在这个真假的概念里很容易让我们“很二”,这个“二”障碍了我们继续追求本真——N维(N趋于无穷大)。只要把任何一个中间层次当真的话,那个所谓的真就把我们追求本真的这条路障碍了。

真实、历史、神话这些东西只有通透的了解,才能知道这些东西的假象,但是也能读透这些假象的意义,知道假象告诉我们如何引导这个假,破掉这个假,向本真趋近的生命状态。这个叫“借假修真”。

当一个人真正看到所有的假,就是看到空性的境界了,就是“见山不是山,见水不是水”,突破一切事物表象,看到更深层的本质的假象。看破以后再回过头来看这件事情就看懂了,所有的假象都有意义,帮助我们去看到自己的认知,颠覆认知就可以提升。这个叫“借假修真”,就是“见山还是山,见水还是水”,这是王阳明龙场悟道以后达到的境界。

提问4 每一种文化都起源于本文化的神话,中华文化能传承至今乃至未来,甚至大同于天下,其本质与其他文化有何不同,其他文明的衰败源于什么?

    刘丰:所有的文化来自于文化和文明,传承过程之中。对它的理解和传承过程中跟究竟文明之间关联的表达,所有的文化、文明里都有通道的部分,只是通道的部分被持续的保持下来了,还是传播过程中逐渐失去了跟终极智慧关联,生命力被中间层次的东西取代的时候,形成了迷信,而形成这些迷信在时空能量发展过程之中,被更多的显化的表达所取代了,就是“根”没了,大家越来越注重在显化的形式层面。文化的底蕴没了以后,很容易被现实新的意识的叠加所覆盖。

    中华智慧的特点是,持续保持最究竟、最本质的部分,持续形而上,跟内在高维的关联没有断档。而且它的描述的完整性和包容性,使得多方印证——“儒释道”都在共同印证着中华文化的本质,一直保持着通天彻地呈现的格局。

另外,中华文化的底蕴在一开始持续下来的时候,传承过程有非常合理的部分,从伏羲文化传到周易文化,到儒学文化,背后的一脉相承——纵向提升生命维度的魂没有丢。

走到今天虽然对文化有很多的诟病,用现实的逻辑去诟病,但永远无法撼动它的根基——背后的高维属性。人只能是自己蒙昧而障碍,用知识、所谓的经验,现代所谓的科技成果想障碍,但很多科技成果来源于高维,跟中华文化里面这些高维属性能够全方位一一得到印证。

后来我们发现,西方科学发展的鼻祖,真正在科学发展里面获得成就的很多人(且不说所有人),都主动地表达了跟中华文化底蕴之间的关联。所以才知道,中华文化的传承过程之中,它的“体”和“用”同时兼顾。

同时,它超时空地了解到,人类的三维发展是道的障碍,是远道的。早期中华文化里面就有一句话特别精彩的表达了,所有这些当时的科学发展叫“奇技淫巧”,因为超时空的格局里,看到人类将死于自己所谓科技的发展,变成一种自害的、互害的东西,某种意义上生命没有觉醒时变成这么一种状态,在意识的深层是限制这些发展的。

现实中的人会误解,这些东西使得中华文化的现实意义被障碍了。其实不然。恰巧是因为它的超时空的属性,走到今天人类才开始明白,原来中华文化达到的意识能量和物质能量高度和谐于当下,为内在的提升创造了充分且必要条件,才跟人类的未来、人类共同的提升有不可分离的,不可多得的内在的底蕴,这才是本质。所以中华文化底蕴是源于此。

其他的文化文明,它们都有核心的底蕴,但是在传播过程之中,不同的文化体系、智慧系统,迎合三维人的需求,被三维人强化了在三维空间存在状态时,融合度跟高维的分离度会特别明显。即便是这样,很多真正有智慧的人,依然从不同的文化、文明里领悟终究智慧。

在现实空间的人往往是把自己跟高维智慧的关联,与在三维的行为存在分立了,这就是“二”。这在三维空间里比比皆是。有人说在教堂里面才是修行,道场、佛堂才是修行,做事跟修行没有本质的关联,以为做好事才是修行,这都属于“二”的境界,

合一的时候,没有一个当下不处于内在提升的状态,没有一个当下不把所有的遇见当成读懂自己内在提升的应用题,这样才能真正把中国文化的体用合一融合起来。

中华文化的体用也被三维人误导,以为可以帮助我们获得财富、获得成功,获得博弈,这个“用”用反了。用在了内在提升才是用,回归本体的用才是真正的用;在现实中显化,获得利益,满足欲望都是误用。中华文化一直保持体用里最核心的意义所在,跟生命意义无时无刻的关联,才是中华文化本质。

    其他文明的衰败各有各的原因,还是那句话,我要跟研究每一个文化的专家去交流的时候才能找到更有说服力,更能跟现实人理解关联的解释。

刘丰老师解读中华神话的高维智慧——神话·文化·文明

提问5 中国的本土神话从伏羲到原始天尊,到姜子牙到周文王,到老子有没有一个体系,有的话是不断层次高维投影吗?

刘丰:中华本土文化神话系统,在整个系统里有着重要的地位,这个重要怎样呈现的呢?

在中华文化的伏羲时代的文化是纵向体系,研究天、地、人,研究每一个生命跟高维智慧之间直接关联,建构起生命根本意义的道德文化体系(N维是道,N-1维往下是德),这个道德文化是以唤醒生命的彻悟,回归天人合一的境界作为目的的。

三皇五帝出现了“神治时代”,所谓的三皇五帝,他们都是通高维智慧的人,这些生命替天行道,这些是君王。

中国的三皇五帝到夏商周时代,在中华文明里出现了一个现象,叫做“文化断层“。人神共治的神的部分,也就是通高维的部分,处理任何现实的存在不需要记录成文字,记录成文字是三维人的需要,高维生命不需要。因为当下产生的智慧是应时应运的,

就像释迦摩尼佛不需要写书,变成文字再由文字去讲话。如果一旦变成文字,对文字本身的理解会产生不同层次的偏差,所以他们不记录文字。佛教智慧之所以传递下来,就是因为有经文集结的过程,把释迦摩尼佛当年对每个宇宙智慧每个当下的表达记录下来,佛教的三藏十二经系列,大藏经极其丰盛,因为释迦摩尼佛每一个当下表达的都是高维信息,转化成三维投影出来的相是无穷无尽的。

在中华夏商的人神共治时代,很多当时智慧的东西并不需要以文字的形式记录,就把所有的事情搞定了。而能够记录下来的,像甲骨文这样的东西也都是直接通达N维的东西。

这个角度来讲,我们很容易理解,这所谓的文化断代时代。没有记录。考古啊,找这些文献是很难找到的。

到了周朝末年,君王统治替天行道的时代,因为人三维意识不断的扩张和膨胀,到了商朝最后的皇帝——商纣王无道昏君出现了,不能通达终极智慧的状态呈现,把高维空间的很多能量服务于满足有限的欲望和迷信的状态。这就是商纣王时代的呈现。

这些借高维满足人的欲望所有的呈现,就是所谓的魔。这时候姜子牙做的一件事情,在周文王重新推演天盘,高维能量和三维能量一体化设计,针对三维生命觉醒,跟最高智慧关联通道的逻辑框架的建构,建构的周易系统。这个系统给那个时代的存在,一个直接关联高维能量体系,保持了先祖们在高维能量体系的核心的魂,也就是“道德文化”。孔子总结成“天行健君子自强不息”,实际上乾坤能量属性在周易时代已经在了,那个时代是纵向提升是乾道。“地势坤君子厚德载物”,意识能量和物质能量高度和谐于当下,是为纵向提升创造充分且必要条件,你在任何一个横向能量层次如果不和谐的话,你提升起来就是斜的,歪的。

姜子牙演化出高维觉醒彻悟的能量系统,和那些痴迷的在中间的能量结构的重新整理,把周易系统牢牢的立在人间,为从此以后所有的三维生命提供了一个既在三维空间和谐存在,同时又能够在和谐存在基础上获得高维智慧,把老祖宗的魂继续保持在三维生命状态中。这就是“形而上”的东西。

    后来周文王的第四个儿子周公旦,在周易的基础上,下载了完整的一套三维人类的游戏规则,和个体生命的游戏规则,和整个社会的游戏规则,这就是“周礼系统”,讲到了“君君臣臣父父子子”,指的是为每一个生命存在,设计了纵向提升的通道,和横向存在的基本生存原则。这就使得在那个时候每一个存在都可以合道,这叫做“法法通道、术术含道”。因为合了天道,所以才能兴盛八百多年。

后来进入到战国时期,这时候,人们的欲望使得一些聪明人,把本来要领悟宇宙之道的道转化成法和术,如果人是借法和术悟道没有问题,是正向的。但是人的贪婪和欲望,让人借法和术获得欲望的满足,资源的控制和对人的掌控,这时候就出现了很多说法了,“诸子百家”进入所谓“百家争鸣”的阶段,其实百家争鸣就是一片噪音,谁都听不见谁说什么了,所以“礼崩乐坏”,因为礼乐文明是让人直接跟道连接,法和术在中间层次的呈现,使得人们对这些分别有了强烈的竞争意识了。

虽然这些法术文化的第一传承人,都是以悟道为基础总结出来的,本来是来觉醒生命的,但是人类的贪婪,把他们迅速转化成满足欲望这个层面了,这就背道而驰了

这时候老子、孔子做的事情,实际就是回归,把本质的东西再度呈现给人类。所以孔子做的事情就是“克己复礼”,恢复到周礼时代的生命状态;而老子是直接把道表达在时空里面,让那个时代的人理解这个宇宙的真理到底是怎么回事儿,通过《道德经》、《清静经》让所有众生接触到后能理解到时空能量完整的本质是什么。

老子的《道德经》表达了高维智慧对生命意义最究竟的部分,同时也表达了高维智慧,跟现实所有呈现之间关联的必然的共性。《道德经》是可以任意断句的,解经济,是经济的正解;解政治,是政治的正解;解文化是文化的正解;解生命,是生命的正解。因为掌握了所有存在的内在共性关联,任何一种显化都离不开这个内在规律。所以,它是中华文明在那个时候符合通天彻地,符合高维能量的持续提升,和三维能量和谐存在的综合性表达。真正从那个里面可以体验“法法通道、术术含道”。

这个逻辑系统是始终贯穿的,一直到儒学系统里。只是儒学系统针对三维的人,指出和高维彻悟生命的必然内在关联,这个内在关联靠每个人内在获得,而不是从外在的知识获得,所以把“形而上”隐在“形而中”和“形而下”的表达里面,“半部论语治天下”指的是下半部,而上半部隐在内在,靠每个人用生命体验,感悟。因为只有感悟出来从内在得到的才是道,外面人讲的才是道理,“道理不是道”,就像“物理不是物”。

道的传是隐传,是每个人从内在得到,而不是从外在的文字里面得到。《道德经》从外在文字解读有无穷多种解,迷信任何一种解都把道德经局限了,《道德经》只有解你自己和你自己看到的世界、面对的宇宙才是真正的正解。在其他所有方面的解,都是来辅助你自己对整个道的领悟,是一个助缘,本质的解完全是在自己领悟到的层面才能真正有意义。

这样就知道,整个中华文化的本质传承,内在的高维智慧没有断,但是需要自己每一个人用生命体验和领悟,跟修炼是高度关联的。真正的中华智慧是可以通过高维实践验证的,法理系统是完备的,整体性的,一脉相承,一直呈现下来的。

讲者:刘丰老师

文字整理:义工团队

出版编辑:包子、浩宇

本文由国际全息生态发布,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cn-ihe.org.au/1/

發佈留言

Please Login to Comment
TOP